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花开花落……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8228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花开花落……
      
   
    我是一根野草,全镇的人都那样叫我!
      
    看着不远处嬉闹的人群,我面无表情的走开。
    “你这家伙不要站在这儿,挡了我们的路”一条粉嫩的小手臂伸到我的面前用力的推了我一把。
    跌在地下的感觉真的很不好,我皱起了已看不清本来面貌的脸。手上,腿上有血丝渗出,我没有一丝感觉。
    “你这野丫头,还坐在这儿干嘛?还不快滚”嬉闹的人群全都围了过来,她们的手似雨点般落到我的头上,身上。
    我抬起头,死死的盯着她们,没有任何动作的盯着她们。
    直到她们觉得打累了,也觉得这么多人围着打我一个实在没意思,她们全都哄笑着离开了。
    我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然后整个人躺在地上,好想睡觉,接着我便睡了过去。
      
    醒来时,我看到一双水灵灵的大眼,接着是一张可爱的脸,还有她的粉红色纱裙。
    “你终于醒了”小女孩童稚的声音响在我的头上方。
    我从床上起身,发现自己睡在一张柔软的圆形小床上。这里很舒服,比外面冰冷的马路面舒服。
    “你怎么会一个人睡在马路上呢?”小女孩明亮的大眼写满了疑惑。
    “水水,她不是一个人睡在马路上,而是被人打昏了。”一道温和好听的声音从小女孩的身后传了过来。
    我看着他,他是一个英俊的男孩。他有着与小女孩相似的大眼睛,温文的气质让人很容易沉醉。
    “好可怜哦!”小女孩的双眼盛满同情,“你的爹爹娘亲呢?他们怎么不出来保护你?”
    我看着小女孩天真的双眼,笑了,我嘴角扬起了弧度,可是笑意却没有到达眼中。
    “咦,绿哥哥,她不会是哑巴吧?”叫水水的女孩不解的问着她身后的男孩。
    男孩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我安静的看着他们一会儿,然后下床,走到桌旁拿起水杯,旁若无人的喝了满满一杯水。
    “我是一个人”我再次为自己倒了一杯水。
    “呵呵,你会说话啊。我叫水水,你叫什么呢?你有多大啊?”水水走过来,见我不停的喝水,她也替自己倒了一杯水。
    “我是草”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喝了两杯水,感觉又有一点精神了,不过如果有一顿好吃的,我想我会更有精神。
    “草?你的名字很有意思!草,你可以留下来陪我一起玩吗?我很喜欢你哦!”水水拉起了我的手,她白白嫩嫩的小手让我又黑又脏的手显得更加难看。
    “可以,我可以做你的丫环,只要你愿意留下我。”看屋里的摆设,还有水水的打扮,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女儿。
    “真的吗?我太高兴了,绿哥哥,我又多了一个伙伴了。”水水高兴的拉着我的手,粉嫩的脸上写满了开心。
      
      
    “草,你看这么多的花好漂亮”一个全身穿着白色纱裙的美丽女子在偌大的田野中旋转着,开心的表情尽数显现在那张绝美的脸蛋上。
    “啊,还有这么多的蝴蝶白癜风如何复色”美丽女子的衣裙上落满了五颜六色的粉蝶,在这田野中女子的美比任何景色都要来得迷人。
    白色的身影飘向空中,粉蝶也跟着飞到半空中。天空中到处都飞舞着花瓢。
    “草,这里的景色好美是吗?”一转眼,白色的身影便来到我的面前。
    “现在是初春,所有的花都争相开放,景色的确很美”我蹲下身来,闻了闻花香。
    “草,你今天真美!”水水的声音响在我的身边“感觉你就像这满地的青草一般富有生命力,而且让人有眼郑州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前一亮的感觉”
    我看了看身上的绿纱衣,微微扬了扬嘴角。
    “小姐才是世上最美的女子”我由衷的开口。
    “草,我想跳舞,你为我伴奏如何?”水水轻扬起衣袖,露出了嫩白的肌肤。
    “好!”我从腰间解下一直伴随我的青笛吹奏了起来。
    水水似一只雪白的蝴蝶般飞舞了起来,这一刻,我想任何男人见了都会为她倾倒。
    笛音突然静止,我轻扬水绿色的衣袖,一只细长的银针射向不远处的树林间。
    “草的武功越来越精粹了。”绿从树林中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
    “绿哥哥”水水扑了上去,“你来了怎么不出来见我们了?”
    “刚刚被你的舞姿迷倒了,一时沉浸到忘了身在何处,直到被草的银针攻击时才清醒过来。草,你刚刚的那一针差点就射到我了哦。”绿揉了揉水水的头,满脸的宠爱。
    “绿哥哥,今天怎么会有时间来这儿了?胖师父不让你学功课了。”水水调皮的用双手搂住绿的脖子。
    “胖师父让爹爹叫去京城了,要过几天才回来,所以我才有时间过来找水水呀。”绿温和的眼神始终都平静的犹如湖面。
    “草,你的银针到底是从那里来的?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听胖师父说过有这种暗器?”绿把银针递还给我,双眼还是平静得犹如湖面。
    “ 这是我自己制作的。”我接下,放回衣袖中。
    “绿哥哥,有一段时间没见你了,我想你的武功一定大有长进了。要不,你和草比试一下,也让我开开眼界行么?”水水撒娇般的拉着绿的衣袖。
    “呵,我也想找草比试一下,胖师父说草是武学奇才,我也一直想领教一下草的实力哩”绿说完温和的朝我微笑。
    水水温柔的看着我,我点了点头。
    我们两人手上没有任何的兵器,只是凭内力比实力。胖师父的轻功果然是世上第一,才教了绿一半的功力,却也叫人不敢小看。不到半刻钟的时间,我败下阵来。
    “我输了”我平静的开口。
    “呵呵,草你能在没有师父的情况下练武练到这种地步确实挺不错的。”绿温和的脸上有一丝丝的得意。
    “草,为什么每次胖师父来教我武功时,你都能学到十成十,而我到现在却只会轻功?”水水不依的嘟着嘴,模样很娇俏。
    “小姐的轻功在草之上”我回答水水。
    “你这丫头,学武的时候不好好学,也只能是这水平了啊。”绿把玩着水水似瀑布般的秀发。
      
    “大公子,大公子……”马管家焦急的声音由远至近。
    “怎么了?”绿温和的问着马管家。
  中科白癜风恢复美丽黄皮肤  “二小姐”马管家带着同情的声音唤了水水一声。
    “怎么了,马管家?”水水眨着一双大大的眼睛。
    “刚刚老爷派人来信,夫人她……她病逝了”马管家说完忍不住直流泪。
    “我娘她病逝了?”水水猛地捉住马管家的衣角,不敢相信的睁大眼。
    “马管家,说清楚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大娘好好的会突然病逝?”绿握住了水水颤抖的小手,脸色严厉的问着眼前悲痛的老管家。
    “老爷说大夫人是得了不治之症,才没几天就离开人世了。大少爷,二少姐,千万要结哀啊。”
    “我娘她……她怎么会……”水水哭着倒在绿的怀中,脸上流满了泪水。
    “老爷让少爷小姐即刻起程赶往京城参加夫人的丧礼。”马管家抬起手臂抹了抹脸上的泪。
    “给爹回信,说我们马上起程”绿说完,即拥着水水往主屋走去。
      
      
    京城是一个热闹的地方,我们到达京城的时候正是旁晚时分。马路两边的小贩已经开始叫卖东西。繁华的街道与沉静的乡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绿与水水的心情都不怎么好,他们没有多少心思去观看热闹的街市。绿骑着一批全身白毛的马走在前面带路,水水的坐骑也是一批白色的马,只不过体形相对小一些。而我的则是一批全身黑得发亮的马儿,它的体形不是很大,但速度却是快如闪电,这批马是我从树林里面捡到的野马,刚碰到它时,它的野性很大,根本不受控制,后来它跟在我的身边久了,自然也对我亲近了。我为它取名黑风,想一想自从捡到它到现在,也有七八个年头了,这批马算是我的伙伴了。
    刚来到候王府,便见一片白。所有的下人都穿着白色的衣服,所有的屋子上上下下也都挂着白色的灯笼,所有的纱帘也都换成了纯白色。
    堂屋的正中间放着一口乌黑的棺木,候王爷见我们到来,便来到门口迎接。
    “水水,你娘亲她……”候王爷说完,眼泪也随着落下。
    “爹爹,娘亲怎么会丢下我们不顾啊”水水那早已哭肿的双眼此刻又蓄满了泪水。
    “水水,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啊!”绿的母亲温和的拍着水水的手,她的眼睛有着和绿一样的温和眼神。
    “绿儿,你先带水水下去休息吧,你们赶了二天的路一定累了。”候王爷慈祥的对绿说道。
    “爹,娘,你们也别太难过了,孩儿先带水水下去了。”绿朝候王爷恭了一揖,便带着水水到厢房休息去了。
      
    “草,娘亲离开我了,我该怎么办?”水水怏怏的趴在桌子旁,一脸憔悴的看着我。
    “小姐,夫人是去了另外一个美好的世界,你不需要替她担心,你应该祝福她在那边生活得美好”我淡淡的开口,替她倒了一杯参荼。
    “真的吗?娘亲去的地方很幸福吗?”水水抬起泪蒙蒙的双眼,“可是想到以后再也看不到娘亲了,我都会好难过”
    “再过几十年,小姐就会见到夫人了。”我来到床边,替水水铺好床。
    “小姐,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替夫人守灵”我来到水水的身旁替她解下头上的头饰。
    “草,你对我真好!”水水说完,露出了这些天来的第一个笑容。
    小姐,草这一生中只会对你好!我在心里默默的说着。
      
    晚上的夜很冷,周围很安静,从窗户向外看,堂屋的灯火忽明忽暗,而慈祥的大夫人就这样离开了我们,我想世上不会再有任何人像大夫人这般好了。
    一个纵跃,我来到屋外,这个时候我实在不怎么想睡。
    候府的景色很典雅,哪怕是在这个到处都充满哀伤的夜晚,也掩饰不了它的美。
    来到主屋后面的一处池塘,发现塘中间有一座精致的亭子,亭子中有四盏白色的灯笼,灯光迷迷蒙蒙的让人感觉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不存在般的迷离。轻扬衣袖,我踩着脚下的池水来到亭子里面。
    这样的景色让我不由自主的拿起青笛吹起了那首只有我才听得懂的忧伤曲子。
    亭子外面有一丝丝的动静,我没甚在意的继续我的吹奏。一条黑色的影子来到我的面前。迫使我不得不面对他。
    面前是一个长相俊美的男子,他有着让女人嫉妒的美丽外表,但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阴沉寒意却是一般人所没有的。
    “你会武功?”男子低沉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冷清。
    我继续吹着我的青笛,当一曲完毕时,我起身打算走人。
    猛地下巴被人捏住,我不得不抬头直视着他俊美的脸。
    “你敢不搭理我?”男子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三少爷,请你放尊重一点”我试图摔开他的手,可最后却发觉我的武功在碰到他时起不了一点作用。哈尔滨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他的武功应该在胖师父之上。
    “呵,不错嘛,还知道我是三少爷”男子嘴边的笑扩大了,可眼神却似冬天的寒冰。
    “在候王府没人不认识三少爷”我淡淡的开口,眼神穿透了他的眼。
    候王爷在十九岁的那一年娶了皇上指定的珠珠公主,也就是水水的母亲,一年后,珠珠公主没有为候王爷生下儿女,候王爷便又娶了二夫人美怡,一年后美怡生下一子,也就是候绿,地位也随着儿子的到来而增高。候王爷23岁时,珠珠公主才为他生下一女——水水。25岁便娶了青楼的花魁云姬,也因此有了候幽。自小候绿便聪明过人,候王爷有意培养他成才,于是便让其到乡间野外学习武艺与才略,胖师父是候王爷身边能武能文的大将,也因此候王爷才敢将绿交到他手上。而大夫人担心水水在王府里受到手段高明的云姬的伤害,也将女儿送离了自己身边。可现在大夫人在连死前也没有见到自己的女儿,为免太过惋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2-12 07:30 , Processed in 0.14761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